上海投资公司推荐联盟

中行前副行长谈无还本续贷:希望能重新检视一些创新

2019-12-02 16:58:11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以来的事实充分说明,贸易战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中国只能奉陪,走完这个过程,同时还要防止其背后的经济战、货币战。在这样一个时刻,信心比黄金还要重要。不要忽略我们的成果,更不能放大问题,我们需要认真做好每一步工作。  

7月2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7月31日,习近平主席主持政治局会议。为经济金融把脉,为支持实体经济定调。全面领会、认真贯彻会议精神,理解国家的良苦用心,准确地执行好这些政策是金融业和企业们的职责所在。  

政治局会议强调财政金融政策协调更有利于服务实体经济,强调了六个稳定,强调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国务院会议决定,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精准施策,着力疏通政策传导机制,鼓励金融机构增加小微企业贷款,降低融资成本。合理确定小微企业贷款期限、还款方式,缩短贷款审批周期,适当提高中长期贷款比例等。“两个会议”实际上是提出了更高的标准,更具体的要求。  

近两年来,各地创新了不少支持中小企业融资的做法,实践中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有些应该只是权宜之计,在执行中一定要把握好度,决不能认为这次国务院和中央会议是为这些做法在背书。  

比如“无还本续贷”,起源于2014年7月,银监会印发《关于完善和创新小微企业贷款服务,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水平的通知》,该通知明确规定,对流动资金周转贷款到期后仍有融资需求,又临时存在资金困难的小微企业,经其主动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可以提前按新发放贷款的要求开展贷款调查和评审。银行业金融机构同意续贷的,应当在原流动资金周转贷款到期前与小微企业签订新的借款合同,需要担保的签订新的担保合同,落实借款条件,通过新发放贷款结清已有贷款等形式,允许小微企业继续使用贷款资金,实现新旧贷款无缝衔接。  

此后,银监会和地方银行监管部门多次发函调整评估指标,推动银行开展“不还贷”。

我在网上看到,某银监局设置了“无还本续贷笔数占比”和“无还本续贷金额占比”两个监管考核指标,并确立两个考核指标年增长5%以上的工作目标;要求银行业机构建立“续贷企业名单制”管理制度,推动银行业机构续贷业务实现“增户扩面”。该局在2017年7月表示,辖内已有18家中资商业银行推出年审制、转贷、循环贷等“无还本续贷产品,累计服务客户3619户,贷款金额108.47亿元。其他地区亦基本按此跟随,这里不一一列举。  

最近一句很流行的说法是“庞氏金融很受欢迎”。什么是彭融资?美国经济学家HymanP.Minsky将市场融资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对冲性融资(hedgefinance),即债务人期望从融资合同中所获得的现金流能覆盖利息和本金,这是最安全的融资行为;第二类是投机性融资(speculativefinance),即债务人预期从融资合同中获得的现金流只能覆盖利息,这是一种利用短期资金为长期头寸进行融资的行为;第三类是庞氏融资(ponzifinance),即债务人的现金流既不能覆盖本金,也不能覆盖利息,债务人只能靠出售资产或者再借新钱来履行支付承诺。  

通俗一点讲,对冲性融资中,债务人稳健保守,因为负担少量债务,所以由融资所产生的现金流足够偿还债务本金和利息;投机性融资中,债务人的不确定性开始增强,由融资所产生的现金流仅仅能够偿还债务利息,而债务的本金还要继续滚动下去;庞氏融资中,债务人只能靠融资所形成的资产升值、变现后带来财富的增加来维持自己对银行的承诺,如果资产不能升值,那么只能将债务继续维持下去。这势必呈现出很高的财务风险,一旦资金链断裂,不仅债务无法偿还,而且借款所形成的资产价格也会出现暴跌,从而引发金融动荡和危机。  

这个理论不一定完全符合中国的国情。但我国的企业,银行在设计自己的投资贷款业务时,必须考虑偿债问题,必须确保项目真正得到回报,必须考虑到无效业务杠杆的增加和资产损失的承受。避免盲目发展和过度依赖贷款,让自己陷入债务危机。

根据上述“两个会议”的精神,应该挖掘更好的融资产品来服务实体经济。李克强总理强调,不光要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还要加快拿出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进一步的真招实措。  

企业融资难,特别是中小企业,这是全球的共性问题,其解决方式,全球已形成的共识就有:普惠金融、供应链金融、保理、交易银行服务等。  

我们的主要问题是银行和财政都尽了努力,但大部分资金还是流不到实体。建议用贸易融资,逐步取代一部分流动资金贷款。贸易融资在国际上实行了几百年,在中国也应用了几十年,但多数是国际贸易,国内贸易的使用比例不高。贸易融资被世界公认为是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可是,我国还是习惯以发放各种贷款的方式解决企业的流动资金需求,由于贷款的审批有国际惯例,国际监管对此有明确的规定,各家银行亦基本参照国际规则,所以审批时间流程长,门槛高,所以一直被社会诟病。特别是中小企业,很难通过银行审批关。  

在金融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应用企业的信息流,物流,配以资金流,可以解决资金在实体循环,解决实体流动性不足,而且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  

比如新闻联播列举的创新案例,是一个生产辣酱的企业,宣传的亮点是“由于贷款到期后,通过‘无还本续贷’直接办理了续贷业务,光费用就节省了500多万”。试想这笔贷款的金额有多大?企业拿到这么多资金既不经济也不安全,同时银行也不易监控。如果改为贸易融资,既保证了企业的资金需求又防止出现未达账或生产后直接增加库存的情况,减少企业两金占压。贸易融资既能使资金流到实体,又不是大水漫灌。  

“无还本续贷业务”可能带来的危害,按照最坏的情况推测,会产生以下两种情况,仅供参考。一是掩盖资产质量真实性,可能在为僵尸企业输血,成为其救命稻草;二是为信贷腐败提供政策土壤,为造成更大面积的不良埋下隐患。  

因此,我建议:首先要高度重视,分开统计,避免混叠;二是不能每年添加代码,不能将它作为评估的依据;第三,根据实施情况,建立白名单;第四,资产分类应进入关注的类别。

越是在政策宽松的情况下,就越要加强风险控制,做到既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又防范金融风险。借新还旧的原理与庞氏骗局是一样的。希望我们能重检我们的一些创新,找到最好的风控方法。